Translate

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最平保養維修成本的汽車:豐田

(混能車豐田Prius成為皇者。)
我的朋友最喜歡駕Benz(平治),常常對我說換四支避震幾多錢,若是豐田又幾多錢,因此,奉勸我們不要盲從以為豐田汽車的維修一定平⋯。

有中國乘客一離開高鐵就立刻吐痰,就代表所有中國人也是這樣嗎?


有中國乘客在港鐵內拉屎,就代表所有中國人也是這樣嗎?


有一些事,如果只發生一次半次,只能算是個別事件,但如果不住發生,這才成為普遍現象或者事實。

以下是美國一些統計,十年以上車,究竟那個品牌保養維修成本最貴?那個品牌最平?

答案:寶馬、平治最貴,豐田最平,而且次平Scion(賽揚)、Lexus(凌志)也是豐田的。

留意一些數據,排13的福特、14的起亞、15的Land Rover比較,排23的日產、24的萬事得、25的Mini比較,平民坐駕比豪華品牌還貴。

跟著,是看個別型號:


最平五架,有三架是豐田。

當然這是美國的數據,每個地方的車,即使牌子一樣,型號一樣,規格也有少許差別,而每個地方的駕駛習慣不同、地形的不同⋯也會對機件有不同的損耗。

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

麥理浩當年是怎樣落區的(蔡子強)

梁班子為期兩個禮拜分三輪的落區,終於在剛過去的周日結束。過程中惹來的狙擊以及混亂場面,讓不少人質疑,認為功效成疑。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總結時承認,落區給人「做show」的感覺,亦有人衝擊,但政府卻不會害怕,日後將會繼續落區,但卻說因即將進入立法會選舉提名和競選期,故短期內不會再用這種形式落區。我想這或許是一個下台階吧﹗
(李麗娟每年都去英國探望麥理浩爵士,直至他離世。)
李麗娟細說從頭
前天,與前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現時已退休並全職當義工的李麗娟聊天,話題難免觸及落區這題目。李麗娟當年在民政工作服務了很多年,對官員落區的來龍去脈知之甚詳,如數家珍,筆者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向她請教。
講開落區巡視、考察,很多人想起的,都是末代港督彭定康當年落區食蛋撻、飲涼茶,惹來眾多途人圍觀的「墟冚」場面,但其實真正的始作俑者,卻是一位低調得多、實幹得多的港督——麥理浩。

(1977年麥理浩爵士巡視地下鐵路樂富站地盤。)
我上課時一直向學生說,麥理浩是一位香港人應該由衷感謝的港督,現代香港,也是那個我們珍而重之的香港,其面貌和根基,都是由他所一手奠立,例如廉署的成立,勞工福利、免費教育、大專教育和公共房屋的擴張,AO的本地化,以至基建如地鐵和海底隧道的建設,都是出於麥理浩之手。我想當中他很多的施政靈感,都是來自這些落區考察的啟發。他不是要大鑼大鼓的做一場媒體show,而是真的要體恤民情。
(麥理浩爵士身高六呎七,身高手長,李麗娟要急步才跟得上。)
麥理浩的低調微服出巡
李麗娟在這些風雲際會的變革歲月,曾經當過麥理浩的秘書,有幸親眼目睹過這位改革者現在已經沒有幾個人會知道的一面。

麥理浩有一次落區到公共屋邨視察,發覺異常乾淨,他靈機一觸,便到大廈的後樓梯觀看,發現垃圾原來都掃到這裏堆積。隨行的官員一臉尷尬,而麥理浩自己亦明白到,官員都愛隱惡揚善,報喜不報憂。
所以,麥理浩心血來潮,就會逕自落區,不會預先通知政府官員,不讓他們預先為自己「洗太平地」,即事先妥為打點,粉飾太平,好讓他看到歌舞昇平的一面。他甚至找來自己副官(ADC)Dennis Shackleton當司機就會駕車出發,因為後者通曉中文,可以幫他翻譯。就算真的要官員作點安排,他都不會跟他們事前建議的固定路線去走,而會隨心所欲的走。

(順帶一提,看見Shackleton這個姓氏是否很面善﹖不錯,他就是那位偉大南極探險家Ernest Shackleton的後人,真的是事有湊巧吧﹗這位祖先的南極之旅,被稱為史上最動人、最富激勵性的歷險故事,是領袖學的經典,讀者有時間的話不容錯過。)
這位老闆衣著很隨便,很多時都是當年流行的「獵裝」一襲,李麗娟還記得有一次周末,自己穿著涼鞋上班,而麥理浩卻心血來潮要到郊外考察,結果她只有硬着頭皮陪同,結果踩得滿腳泥濘,這位老闆更索性叫她在路經的新娘潭脫鞋洗腳,更被隨同記者拍下照片,成了一時趣談。
麥理浩最愛清晨微服出巡,報紙檔和生果檔的商販、小巴司機等,都是他愛作傾談的對象,從他們身上,他可以了解到民間疾苦,甚至貪污等問題,如警察拿東西不給錢等。麥理浩考察公共屋邨時更常常向李麗娟吐出一句:「Each house estate should be better than the last one. 」
我幼年時家住筲箕灣,當時親戚朋友口耳相傳一個小故事,說清晨七八時,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洋人,坐在電車上層,去到筲箕灣總站,接着再下車考察街市,有人認出這個洋人,便是當時的港督麥理浩。而這亦成了麥理浩體恤民情、為人津津樂道的事迹之一。

李鵬飛「飛哥」也跟我說過,這正是麥理浩的一個習慣,所以他對民情的掌握,往往好過不少下屬官員,常常質問他們到「口啞啞」,無言以對,因此也特別敬畏他。
麥理浩的 「功能性」 落區 vs.彭定康的 「政治性」 落區
李麗娟又記憶,如果麥理浩的落區是functional(基於功能需要),那彭定康的落區則是political(基於政治需要)。
這種所謂政治需要,首先就是肥彭要透過落區來為自己平添人氣,營造一個親民形象。那麼,如何可以在語言隔膜下,大大縮短一個洋人和和當地華人的距離呢﹖除了渾身是演戲細胞,打開門走出去便可perform之外,肥彭很快便找到獨門秘方,那就是——「為食」。

當然肥彭自己真的很饞嘴,但那亦的確是他與香港人的「最大公因數」,讓大家除了中、英文之外,找到共同語言以及產生共鳴的地方。於是,他起初每次落區,幾乎都會試試街邊商販的不同食物,這亦讓香港人愈來愈覺得他可愛。不止是大家今天還津津樂道的蛋撻和涼茶,據她記憶,魚蛋、蛋散、龍鬚糖、雞蛋仔等,肥彭統統試過。
至於政治需要的第二個層面,就是借題發揮,提供肥彭機會進行政治上的反擊。當時因為彭督政改方案,而中英雙方搞得劍拔弩張,炮聲隆隆,李麗娟說清楚記得,當時她任政務總署(即回歸後如今的民政事務總署)署長,當同事早上看到新華社那一邊如副社長張浚生發炮開火,便得準備,肥彭很有可能便會在下午落區,藉此機會聚集媒體,讓他「順帶」發言回應中方。
從彭定康到董建華的巨大落差
李麗娟為人厚道,只為我提供了麥理浩和彭定康兩個例子。但以後的故事,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
由八面玲瓏的彭定康,到古板木訥的董建華,那是一個巨大的落差。董原本已經不慣面對群眾,視落區之類為苦差,可免則免,而經過以下一件事之後,更成驚弓之鳥。
(董建華期間,出現五十萬人遊行。)
話說2001年11月28日,當時民望低迷的董特首,在正式競逐連任前,打算先行做些親民動作,為自己稍添人氣。動作之一,是在街頭視察民情。當時他主動與群眾握手,不料卻慘遭奚落。一名男街坊一直把雙手交叉在胸前,更眉頭緊鎖面露不悅之色,不料董卻不曉得鑑貌辨色,當他與三四名市民握手後,順勢把手伸到該名男子面前,對方不單沒有善意回應,並且斷然揮手拒絕握手,口中更喃喃自語,令董在公眾鏡頭前大出洋相,表現尷尬,唯有與一名剛與他握過手的市民再次握手,然後轉身背向圍觀者,迴避拒絕握手的那名男子。
此事遭傳媒大做文章,大加揶揄,讓一個原本以為可以塗脂抹粉的公關場合,變成一場丟人現眼的公關大災難。
至於曾蔭權,上任之初,還會頻頻落區,差不多平均一個月一次,但到他2007年連任成功之後,便鬆懈下來,到了他民望大插水之後,更像董一樣,視之為畏途。
「落區」 不一定要是 「媒體show」
寫出這些落區的前世今生,尤其是麥理浩的故事,是要讓大家知道,落區不一定是要像過去兩個禮拜般的大鑼大鼓、前呼後擁的。如果不是基於肥彭式的「政治需要」,而是基於麥理浩式的「功能需要」,不作事先安排、低調、頻密的微服出巡,可能更能讓管治者體恤民情。「落區」與「媒體show」,大家應該清楚區分。
李麗娟在言談間,尤其顯得憂心忡忡的,就是在今天這樣紛擾的處境中,落區不單對警力,更對從事民政工作的舊同事,構成很大的負擔以至壓力。這種election campaign的做法,又是否一定要繼續呢?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轉載自2012年7月19日《明報》


(蔡子強敢作敢言,道出事實。)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領導人落區巡視,越多保護越好嗎?

一個領導如果是得到人民的擁護、愛戴⋯何需劍拔弩張,重裝出巡呢?

(林鄭落區,要有G4(要員保護組)保護,才放心落區。)
(這部是G4指揮車,前置四驅,防彈防爆,五十鈴Trooper。)
(另一部G4指揮車,豐田Land Cruiser Prado,前置四驅,防彈防爆。)
(三菱的Pajero,前置四驅,防彈防爆。)

(「裝甲寶馬」,寶馬七系防彈車。習近平主席來港,也座這車。)
(曾俊華講得冇錯,過多警力,是聽不到巿民的聲音。)

(台灣領導人蔡英文落區,要用雲豹裝甲車。)
(雲豹裝甲車是台灣自主研發,八輪設計,適合台灣地形,阻止解放軍登陸。)
(習近平主席有中南海保鑣。)
(習近平訪港期間,遼寧號進入香港水域壓陣,以防敵對派系不軌企圖。)

(習近平主席訪港,帶來整支軍隊。)


(美國總統出巡,周圍黑色西裝大都是特勤局的特工,普通巿民是不可能接觸總統的,即使可以跟巿民傾談,也是早早安排好,查清對方背景。)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山竹風災,香港零死亡,基建世界級,水電鐵路大致完備


山竹風災,香港零死亡,水電、鐵路大致完備,見証95%港英時期的基建的質素,環顧菲律賓、日本,實應感到驕傲。也應對特區政府前期的防災工作,予以肯定。

(全港巴士停駛,巿民如何可以返工呢?)



可是,林鄭要求落波即時上班,實屬敗筆。全港多處道路封閉,巴士停駛,只有鐵路運作,巿民如何可以返工呢?鐵路早早已經飽和,出現交通大混亂是可以預見的。林鄭呼籲私人僱主體諒員工上班或遇困難,作彈性處理,實際可以嗎?即使大公司,遲到、未能上班的雇員,不是扣薪、扣假,就是要在未來數日要加班去補鐘。

(即使大公司,未能上班也要扣假,何來體諒員工、彈性處理?)

林鄭是資深公務員,港英時期訓練的精英,能力遠超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只是規規距距唔犯錯就是好嗎?天文台落下八號風球,巿民就應跟足規距上班?難道特首不可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指令全港停工,保障巿民生命安全嗎?


這也難怪,林鄭連八達通也不識用,便利店沒有厠紙賣也不知道⋯如此離地,怎會知道上水巿民要去中環返工有多痛苦?如此離地,如何可以在施政上照顧巿民的需要呢?更不要說指令全港停工,要為此付上一定的政治風險呢?


香港雖小,但戰略地位重要,全世界都在看「一國兩制」在香港是否成功?特首是否悍衛?還是退讓?都影響深遠。

(港英時期的港督對民意十分重視,落區食蛋撻是容易的事,但同樣的事,林鄭非有警方、G4保護才能,風災過後,公職人員忙於處理善後工作,沒有多餘人手,故林鄭不落區。)

香港特首與港英時期的港督也不是普選產生,要施政順利,對民意的掌握尤其重要。

(翟克誠1987年視察東區海底隧道,曾俊華才是他的副手。當年做基建,全以巿民的需要來出發。)
港英時期,財政司翟克誠1991年曾提升加煙稅200%,因巿民強烈反對而收回,反觀回歸後,多項工程、多個決定⋯巿民強烈反對,但政府依然故我,迫使50萬人上街遊行、雨傘事件、司法覆核等等。

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

電動車真的合乎經濟效益嗎?

電動車總是被宣傳到又環保、又節省金錢⋯但究竟事實是否這樣?

(雷諾電動車Zoe。)

請看下圖網上分析:


電動車比電油車貴,以雷諾Zoe電動車,車價291500元,本田Jazz RS電油車,車價189880元,電動車足足貴10萬,即使節省了油費,也要經過14萬公里才打個平手。

用得14萬公里,都已經大約是10年車了。電動車雖然不需換偈油,燃料過濾器、火嘴,但是驅動裝置機油、輪胎、擋風玻璃水撥、車匙電池、空氣過濾器、煞車油、冷氣防潮袋、電池冷卻液等,維修費也不會少,尤其充電池,以現時技術,怎也不會涯到十年。

十年的本田Jazz RS,賣出去仍值幾萬元,但十年的雷諾Zoe,又值幾錢呢?

電動車係咪真的環保?合乎經濟效益?

(我寜可選擇本田Jazz RS了。)

豐田電動車要等到2022年?

當各大車廠紛紛推出電動車的時候,作為全球最大車廠,竟然一架電動車也未推出巿面,只有混能車,以及將大量資源發展氫燃料車,為甚麼呢?

因為電動車最大問題有二:

一、充電時間長。
二、續航距離短。

豐田希望突破現時電動車的極限,將充電時間只需幾分鐘,續航距離由現時300至400公里,大大提升,看來始終仍要等多幾年。

(豐田個人電動概念車Coms Connect一人駕駛,沒有軚盤,只有操縱桿,功能是立體投射的。)

另外,為了抗衡歐美、中韓電動車,豐田已主導成立大聯盟,拉攏Mazda(萬事得)、Denso、Suzuki(鈴木)、Subaru(掃把佬)、Hino(日野汽車)、Daihatsu (大發工業)等,分享資源及技術,共同研發。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正確使用自動波AT

這個發文一出,一定被人駡,自動波要教的嗎?

要教,真的要教。除非你完全唔care部車的保養,大把錢,很快換車,就不必理會。

真正懂得去愛惜一樣東西,一定是窮人所關注,因為資源有限。

(4AT是舊款的,現已發展至9AT了。舊款4AT自動波雖然加速慢,較食油,但反而構造簡單,又發明了多年,問題較少,也較耐用。右軚自動波車的操控,是用右腳控煞車制及油門,留意起亞Morning,油門放在中央,煞車制偏左,其實操控是不自然的。)
開車程序:先著汽車電源,按煞車制從P檔拉到N檔,撻車起動引擎,由N檔拉到D檔,鬆下煞車制及手制,按下油門。

如果只不過停短暫燈位,維持D檔即可,若長期塞車,或會停較長時間,才入空波、拉手制。自動波的設計是預了這樣用的,引擎仍有轉數,但在D檔、按煞車制,短時間無問題的。

現時更有停車熄火功能的車輛,你一按煞車制,車停下同時引擎熄火,放開煞車制自動撻火,更省油更方便。

泊車程序:先煞車,入N檔,拉手制,然後才入P檔,鬆開煞車制。關鍵是拉手制才入P檔,才不會傷車。

(用原廠波箱油比雜牌好。)

定期保養,2至3萬公里,或三年左右全換波箱油,因波箱油保存期限是5年,但在高溫下,壽命更短,品質也會變,要維持波箱油品質十分重要。

(自動波車有加減波,有的用波棍操控。)
(現在流行在軚盤中附有加減撥片,上圖Aston Martin軚盤,升波用右手,減波用左手,一撥即可。)
(Johnny English的座駕正是跑車Aston Martin。路雲雅堅遜曾是業餘賽車手,曾擁有一部麥拿倫F1賽車,更在Top Gear創下名人最快圈速的記錄,這部Aston Martin濕濕碎。)

有的自動波車附有加減波功能,有的甚至在駄盤都有撥片,加速時,要先俾油,留意引擎聲浪,若發出沙啞聲,就可轉高一波。反之,若上斜,引擎窒窒下,冇力咁款,就要轉低一波。切勿,未俾油就轉高波,或未煞制減速就轉低波,都是不好的,好快打柴。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電動車、氫燃料車真的環保、零碳排嗎?

電動車是零排放⋯

氫燃料車所排放是水⋯

這樣還不算環保嗎?

(電動車Tesla的Model S,0-100公里只需2.7秒,一前一後雙摩打,四輪驅動,以電腦控制及轉換前後扭距,任何路面都能表現卓越。)
以Tesla電動車為例,真的零排放及環保嗎?生產電池的原料對環境有幾大破壞,中國為稀土破壞環境,千百年也無法復原,另外,電動車運作雖是零排放,但充電的電,多是化石燃料產生,香港發電來源:53%燃煤、22%天然氣、23%核能(大亞灣核電廠)、2%其他(風力、太陽能等),75%都有碳排放,所以充電車只不過將碳排放由車轉移至發電廠。

(豐田Mirai,氫燃料車,3分鐘可充滿氣,續航700公里,電力車望塵莫及。)
(本田Clarity,氫燃料車另一牌子。)
至於氫燃料車,運作時只排出水,但氫氣何來呢?生產氫、壓縮氫、運輸氫,一樣有碳排放,以現有技術而言,電動車仍然比氫燃料車更節省能源。

(怪不得Tesla主席馬斯克公開稱燃料電池車非常愚蠢(extremely silly)。不過如果豐田及本田在氫燃料車技術有突破,馬斯克一定笑都笑唔出。)
(豐田氫燃料車的生產。)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最平的四驅越野車:鈴木Jimny

提起四驅越野車,一定是Land Rover,但一部Discovery 3.0TDV6 Diesel,2993cc,前置四驅,8前速半自動波箱⋯要成七十幾萬,對我們這些窮鬼,真是遙不可及。



這部鈴木Jimny,1500cc直四引擎,5速手波或4速自動波,二十萬有找,值得想想?

不過短軸距,車身高,高重心,在高速下,自然有不穩定的感覺,四座位得兩門,舒適度有限,接載也不方便,尾箱空間細得可憐,手波15km/L,自動波13.6km/L,耗油也不低,1500cc,你也不會天真到,以為可以揮灑自如地上山下海吧!

(歐洲安全測試,Jimny只得三星,安全有限。)

駕駛差、接載差、實用差、耗油高、安全低⋯娶妻求淑女,單單外表就足夠嗎?



(日劇「人100%靠外表」,真的這樣麼?)

最昂貴的車:勞斯萊斯銀魅(Silver Ghost)

昂貴的原因:
一、全球只得一輛,獨一無二,有錢都買不到,只在博物館。
二、全人手製作。
三、引擎及車身都是飛機材料。

(第一架勞斯萊斯銀魅,生產於1907年,但十幾億值得嗎?)
(如果一樣產品好像藝術品一樣,不能用金錢衡量其價值,那麼這種價值也不過像藝術品一樣很主觀,對某些人會很喜愛,反之亦可能很討厭。)
(買勞斯萊斯的最大功能,是告訴人你是如何有錢,即是炫富。又大又食油,雖然馬力驚人,但司機也不敢快,得物無所用,再者,炫富的結果是很快成為賊人的對象,招來惡果,這又何必呢?)
(香港首富誠哥大部分時間都坐「裝甲寶馬」,外觀跟行政人員的寶馬七系沒有太大分別,只因樹大招風,安全最緊要。)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

(車神冼拿。) (1994年F1方程式大賽,因車底貼地,失去抓地力,以310公里時速撞上護牆,右前輪及懸吊掛臂彈出,前輪打中冼拿頭部,掛臂更穿過頭盔,直插頭蓋骨,34歲,3次世界總冠軍。) (極限運動吳永寧在湖南高樓墮樓身亡。) (珠峰雪崩,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