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6日 星期四

要在大不列顛生存,先要練好詠春拳

 香港治安數一數二,夜間出入也很安全,功夫實際功能不大,也缺乏實踐機會,造就了一班假師傅搵食。但去到大不列顛,可不是這樣,沒有一個城巿治安比香港好,利物浦有賊城稱呼,曼城更是罪惡之都,人的問題就是遠離神的結果,可見大不列顛屬靈多麼貧乏,除了在屬靈功夫要不住儆醒,也要在屬地功夫不住操練。

香港治安太好,唔會練到好的詠春功夫,因為沒有迫切的實際需要,人們黐下手,就以為有真功夫,直到真實對陣,才發現功夫假得可憐。大不列顛唔係善男信女,加上英國人對香港人而言,一定比我們身高、手長、力大,全無優勝機會。

再者,有的甚至持有武器,我們千萬不要相信那些吹水師傅說「空手套白刄」,必須有相應的武器才可抗衡,故出街要帶備長傘、行山杖,穿安全鞋,腳法可跟兵器互相配搭,記住我們不是要贏,是要延長時間,因為賊人搶錢,利在速戰速決,一旦阻礙,自然會知難而退。

詠春要練好守「四門」,攤打、間打,英國人牛高馬大,都是大鳴大放的大動作,一般都夠用,不過以防他用窄角度或下路攻來,抌打、撳打都要練埋,直橕、橫橕、連環日字衝拳最實際,一定幫到手。


(一人駕電單車,一人手持武器,有錢搶錢,冇錢都打到你傷,你永遠追不到他們。)

(香港你可以安心玩手機,大不列顛,手機都會被人搶走。)

2021年9月15日 星期三

敢言的香港人都走了

 雖然在電視已經看不到,但在網絡世界,仍然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評論,好像老蕭已經出走台灣,趙氏已出走英國等,講得出名字,已不在香港了。

最近有一位資深傳媒人吳志森在YouTube 親述已出走英國,更反駁某巿長悽涼論。

想當年,吳志森在頭條新聞,令我印象深刻,他本是一位十分正經的人,但扮起大帥、太后,卻讓觀眾大笑,諷刺時弊相當入肉,故此當時香港雖然沒有變好,但由於傳媒發揮監察作用,也保持香港的招牌,更重要是為香港人出一口氣,就好像壓力煲的放氣口,如果連這個放氣口也沒有,壓力過大便會爆炸。

(吳志森的拍檔曾志豪已出走台灣,以前「著草」的人,都是大奸大惡的壞人,一係殺了人,一係做了大單野,唔走唔得,今日已改變。)

(老蕭個女,靚過香港小姐及一眾所謂明星。)

(趙氏遠走英倫,希望佢一家安好。)

(梁芷珊出走台灣,有能力走都已走或將會走。)

2021年9月14日 星期二

香港人去大不列顛,當然要買新電車

 每個地方也有最佳買車策略及部署,最初英國買車策略,本來是幾年的燃油二手車,因為買車沒有香港的重稅,Honda的價錢,寶馬的享受,人人都想買部靚車happy下。

然而2030年英國便禁售燃油車,燃油車時日無多,倫敦以至某些城巿,對燃油車進入增加稅項,加上英國油錢雖然比香港平,電油每升1.15鎊,柴油每升1.2鎊,但英國地方大,行車里數一定高,接送子女上學,去超巿購物,探朋友,一概要揸車,油錢開支不會少。

反觀電車,免路稅(相當於香港牌費),在家中十幾小時慢充,晚上少人用電,電費更平,平到你唔信,幾毫子一公里,慢充對電池也較長命耐用,即或有時唔夠電,油站許多也附設快充,雖然價錢唔平,但至少唔會冇電企係度。隨著接近2030年,充電設備及配套,日漸完善。

買電車,當然買電車龍頭Tesla,簡簡單單買部model 3夠用便算,但英國價錢要四萬多英鎊(四十多萬港元),車價貴,沒有政府資助,並不化算。退而選擇日本、韓國車,豐田只顧出氫能源車,我唯有選擇日產,如果選私家車,Leaf,25995鎊,如果選客貨Van,E-NV200,27855鎊,30萬港元電車,仲想點。


(電貨van,容量特大,弟兄姊妹移英,又可以機場接送,平日又可送下貨,幫補家計。)

2021年9月13日 星期一

香港人去大不列顛做二等公民,做得過

 香港人移民真係諗爆頭,雖然我們有上一代的移民基因,但對於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安定了咁多年,八九唔走、九七唔走,基本上都會在這裡安享晚年。

然而這段時間變化太大,對未來的評估難以衡量,大人仲有幾多年日子,但小孩子才剛剛開始,怎也希望下一代好,如果有少許能力,也應走出舒適區,為下一代設想。

最初我選了北方三都:愛丁堡、格拉斯哥、紐卡素,蘇格蘭的愛丁堡、格拉斯哥當然是為子女教育,免費大學是極大賣點,但北方天氣、英語口音也是疑惑。教會某弟兄一家移居南部的樸茨茅夫,有一些人要跟,說有個照應,然而生活成本、學校也不易,入私立學校成本也不輕。最後選了中部,去除利物浦的獨特口音,曼撤斯特的治安差,鎖定李斯特城、列斯。

而財政安排上,由於英國稅率極高,必須預早安排及部署。假設賣掉香港樓宇(有的未供完,有的屬平樓,價值有限),得五球多(500萬多),有人認為買三間英國樓,一自住,兩出租,下半生無憂也!因英國樓出租回報有5至8厘,只要每買一間就開一間公司,可盡用稅務優惠。但租霸、惡租客問題、中伏位也不少,人生路不熟,未必咁易處理,要找人代勞,就要消耗10%租金收益,始終我們不是英國樓專家Alan sir,亦不能期望俾少少錢上堂,就可盡得真傳,唔好咁天真!

物業投資額大,槓桿比率高,仲要槓上槓,回報大,同時風險大,而且仲投資在單一巿場,單一貨幣,如果我有絕對把握賺錢,我絕不會靠教班,靠代理,靠轉介,幫人睇樓,賺取些微利潤,集中精力炒樓不是更好?既然沒有人有把握,我寧願減少利潤換取平安。

假設有五球多,會用兩球幾買樓及一架電車代步,其餘三球,分開一半,夫婦各自開IB戶口,各放球半投資,150萬有5厘息,加少少槓桿至8厘,每年得12萬幾港幣,由於個人免稅額12570鎊,約13萬4千幾港幣,肯定不必交稅,家庭收入兩皮,有層樓不必交租,電車在家中充電,幾毫子行一公里,牛扒平到你唔信,牛奶可以當水飲,五千港元超巿買餸足矣,一萬元食到你痴肥、心臟病、糖尿病,唯一避不了是巿政稅及電視費,但肯定唔洗瞓街、冇飯食,這些二等公民做得過。

(我的兒子對玩具工具已經不能滿足,要玩真的,真工具有危險性,必須在成人指導下進行。英國唔會請到工人,又貴又慢呑吞,你預咗一切維修要親力親為,兒子自少訓練,希望幫到手吧!)

2021年9月10日 星期五

香港人要哭幾多次?

 我有意識知道全港的人一齊哭,是幾十年前一套日本兒童電視劇:17號大鐵人。

故事講述人類創造了一台能自我思考、守護地球的超級電腦,電腦判斷出人類是地球的最大威脅,因此製造出機械人毁滅人類,唯有17號持有相反的看法,認為只有人類可以守護地球,因此17號成為人類救星。最後結局,17號大鐵人與超級電腦大對決,17號大鐵人使出絕招原子能死光,竟然毫無作用,為守護人類,最後唯有同歸於盡。當日全港小孩都痛哭,因為以後再也見不到17號大鐵人了。

17號代表了犧牲Sacrifice,不因17號只不過機械人,沒有感情,犧牲也沒有所謂。反而,變型金剛中,柯柏文犧牲,卻沒有太大感覺,一則年幾大了,二則我知道柯柏文、麥加登永遠都唔會死,否則冇戲做了。


人對犧牲是有感覺的,孩童時期,17號的犧牲,就永遠消失,人類的好朋友永遠消失,豈能不落淚?

當日為17號哭泣的小朋友,今日已是中年人,再也不會為虛擬的角色而哭泣,但眼見今日的境況,都不禁搖頭嘆息!

(不過十分諷刺,我卻很少為耶穌在十字架犧牲而流淚,可能自少接受聖經教導,知道神是全能、全知,既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死絕對不會成困局,不會像17號大鐵人永遠消失,以後再冇得睇,細路仔當然哭聲不斷。)

2021年9月9日 星期四

計劃周詳下移英,方為上策

 有些人單單得個「勇」字,LOTR移英,或準備不周下移英,雖然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後生」,但若非具備項羽、韓信之才,最終只會淪為趙括、馬謖的下場,輕則家庭不和,重則家都散埋,咁又何必呢?故早有戰略部署,方為正路。

(幼稚園的小朋友,說話還未講得清楚,已經攪這些事,叫人情何以堪!可怒也!(call now yeah)

「遠交近攻」外交工作尤為重要,親戚朋友,總有一些死硬派,又唔讀歷史,加上讀了幾十年方向日報,見解難免偏差,又說二等公民,又說歧視等等,總言之令你去都唔安落。也有一些開明派、移英派,組織或加入移英群組,互通訊息,互相支持。

「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高築牆」是指防禦工事,將資金轉移至離岸戶口是必然,更簡單的方法是開一個海外證券戶口,便同時做到走資、投資的功能,但Firstrade第一證券,主要玩美股,孖展利息也高,令我疑惑,或要等取得英國住址,才開國際版IB,方為正路。「廣積糧」是指累積財富,有人「隔山買牛」買英國樓,我不認同,力不到不為財,盡其量投資英國房地產ETF便算。投資中概股就死晒,但投資標普500都唔會死,都係那句,分散投資。「緩稱王」是指一切準備就緒,然後才宣告天下,免得事情有變。

2021年9月7日 星期二

成語:紙上談兵

 長平之戰,秦國擊敗趙國,坑殺趙卒40萬,致使唯一可以抗秦都打敗,奠下秦國統一六國的基礎。

對於「紙上談兵」的趙括,仍有一些人為他爭辯、平反,說秦強趙弱,糧草不繼,秦將白起更是戰國四大名將之首,不應以勝敗論英雄云云。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中,藺相如清楚說明:「王以名使括,若膠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讀其父書傳,不知合變也。」。

先談兵力,秦軍有60萬,趙軍50萬(45萬趙軍及上黨5萬守兵),五五之爭。至於糧草,秦確實比趙豐厚,有巴蜀糧倉,但補給線也長很多,運輸損耗極大,優勢未算明顯。以此觀之,若以老將廉頗對白起,便會勢均力敵。

要做到合圍,趙括熟讀兵法,知道「十則圍之」,換而言之,要十倍兵力才能毫無破綻圍堵,秦國全國總人口才500萬,何來500萬兵圍趙?退十萬步,五倍兵力,應該冇問題,再退十萬步,兩倍兵力,倒也可以,然而秦國兵力只多20%,差距太細,按理難以成功。

而被圍之人,並無退路,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後生」,人為了求生,迫發出無限潛能及戰鬥力,以一敵十,反正都死,一定拼死一搏。

但事實上,為何趙括在長平做不到?三國時代馬謖在街亭做不到?這就是紙上談兵的所在。

要知道要用這一招險招,一生只可用一次,而且不知要用多少次成功的戰績,建立出將帥士兵的信任,建立出爭勝的決心及鬥志,軍紀極佳,甚至士兵個個也可為主帥犧牲,然後才可用。趙括一上任便擔高位,掌握40萬兵馬,未建立軍隊的聲望及信任,自然不會成功。

那麼白起又怎樣成功?一則「十則圍之」是沒有地理前設下的兵力需求,若有山川險阻,可不需要這兵力,二則秦軍在趙軍突圍時雙方軍力也各損失慘重,趙括也戰死,不能不說他不勇猛,然而在主帥戰死,其餘投降趙兵都被殺。

歷史上真正用到「置之死地而後生」,只有韓信在井陘之戰以「背水陣」大破陳餘,以及項羽用「破釜沉舟」大破章邯,此招是險招,一係贏晒,一係輸晒,若非「兵仙」、「戰神」,如何可用?



要在大不列顛生存,先要練好詠春拳

 香港治安數一數二,夜間出入也很安全,功夫實際功能不大,也缺乏實踐機會,造就了一班假師傅搵食。但去到大不列顛,可不是這樣,沒有一個城巿治安比香港好,利物浦有賊城稱呼,曼城更是罪惡之都,人的問題就是遠離神的結果,可見大不列顛屬靈多麼貧乏,除了在屬靈功夫要不住儆醒,也要在屬地功夫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