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6日 星期六

知識分子為何晚節不保?李天命、梁燕城的悲歌

 擁有學問的人,從來都是追求真理的人所尊重。還記得年輕時,有一本書,自己不敢細讀,就是「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怕對自己的信仰起懷疑,尤其是書中最後,李天命論到他與基督教韓那大戰,辯論上帝是否存?辯論重心環繞在全能悖論,大勝韓那,哲學家大勝神學家,如果信仰定力不夠,很容易因此跌倒。

(李氏思辯之劍,為何只向無權無勢的人出手,從不向權貴砍伐?)

與我差不多年幾的人,或多或少都是聽梁燕城博士、溫偉耀博士等基督教名牧的講道下長大,在人生困惑的時候,雖有教會弟兄姊妹的鼓勵,然而總是欠缺理性的辯解,無法解開心中的困惑。然而,每當聽了這些名牧的講道,立刻矛塞頓開,藥到病除。

這些名牧,雖沒有親自教導過自己,但透過講道,不知不覺建立了關係,對他們有說不出的尊重及景仰,甚至我也曾經希望自己成為一位講員,鼓勵在苦難中的弟兄姊妹。

(有信徒以生命保護十字架,與十字架共存亡。)

某強國的弟兄姊妹如何受迫害,難道我們不知道嗎?十字架拆下,教會被封,傳道人被捕,但梁燕城在「中國教會處境的瞭解」一文,聲稱某強國有信仰自由,沒有打壓教會,也保障信仰自由。


(為強國講好說話,明明有打壓,卻說沒有。至有教徒受苦,又說是上帝的心意。為梁美芬站台、為何君堯作供辯護...令我覺得這個人很陌生。)
人始終是人,有弱點,有軟弱,面對試探的引誘,人可以六親不認,作家雨果,可以搶兒子的女友。聖經中不少偉大人物,如參孫、大衛、所羅門...那一個不是衰收尾,不過唯一分別是他們最終回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你所追求,並不是你真的需要、想要

 還記得以前曾聽過許冠傑的一首歌「急流勇退」,「名成利就人人想擁有,誰料此刻只嚮往自由,留住這光輝,今天不再等候,奮勇地退出這急流...」不過許多人都不服氣,因為說這話的人都已經得到一定的光輝、成就,但絕大部分人連這些光輝、成就也沾不到,如何夢醒呢? 最近我閱讀「史記李斯列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