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20年1月10日 星期五

我最不願兒子走上傳統學校之路(二)

坦白講,我自己也是在屋邨幼稚園成長,讀屋邨小學、中學,對學校也不會有過高的要求,只要兒子開開心心,健康成長,就可以了。

然而九七回歸以後,教育變得走火入魔,又母語教育,卻有保留傳統英中,又話求學不是求分數,但實情是呈分大過天,又兩文三語,又普教中,又TSA,又BCA,又廢中國歷史,只許國民教育...

學校為了生存,避免殺校,一方面順應政府的政策,另一方加強操練,又將課程越調越深,功課、考試越多越好,即使訓練出高分低能的學生,也沒有所謂。

中學影響小學,小學影響幼稚園,最近我看到一份幼稚園K3的習作,我以為去了醫學院。

(人的外表都未認清,內部結構有需要在幼稚園教麼?)

講真,以前A for apple,B for boy,對小朋友已經很深,因為他們連中文都未學懂,何況英文?A至Z還未串好,何況詞語?我以為教下兒子唱英文兒歌head shoulders knees and toes,已經好誇張,今日要教埋看不見的內臟、骨骼、關節才算王道,香港教育仲唔係黐線?

(我絕不希望兒子走上傳統學校之路。只希望他快快樂樂就可以了。)

教育局長楊潤雄十分醒目,兩個兒女早早入讀國際學校,並於海外升讀大學,完全迴避了香港的教育制度。就好像電影「門徒」,劉德華飾演大毒販,自己賣毒,自己及家人卻從不沾染,對於有人因吸毒導致家破人亡,他說:「關我甚麼事?根本是他們自己要吸。」有本事就應賺多些錢,供子女入讀國際學校,根本是你們要子女入讀香港學校。

(毒販可以厚顏無齒說關我甚麼事,難道教育局長可以說關我甚麼事麼?)


(香港做學生,慘過我地大人返工。)
(每年都有學生自殺,政府不是應該正視麼?)


(有嚴父,俾錢補習,女兒仍然唔識做功課,竟自己親自出馬,嚴刑式迫供。這又何必呢?)
(今日香港教育攪成咁,有賴這些高官。印象最深刻是羅范椒芬否認教師自殺與教改有關,反問:「如果係,點解淨係兩位老師呢?」高官視人命如草芥,自殺一個也嫌多,仲問點解只死兩個老師。我不質疑高官有冇智慧,始終是香港頂級大學生才可考AO政務官,要頂級政務官才可以做到高官,只是質疑有冇人性、良心。孟子曰:「惻忍之心,人皆有之」只要係人都會有,除非唔係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在IB投資的問題仍未解決,仍要使用一通

在美資證劵行中,Interactive Brokers(IB)可謂最多人選擇,然而都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 一、固定手續費10美元 10美元(約78港元),話多唔多,話少唔少,可能用開本地平霸證劵商「一通」,通常只收5元,沒交易不必收費,故一個月收78元,一年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