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月是故鄉明?還是外國月亮比較大?

詩聖杜甫:「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是詩人表達對兄弟的思念之情,並非甚麼天文學所謂的「超級月亮」,所以覺得故鄉的月亮特別明亮、美麗,是加上了情感,同一事物也有不同感受。

但為何今日的人看,外國月亮比較大呢?

(美國舊金山的金門大橋。)
(香港的青馬大橋,絕不比金門大橋差。晚上有燈光更美。)
(日本新大橋。)
(汲水門大橋不是更美麼?)
(日劇木村拓哉與松隆子的愛情故事,令你覺得這裡浪漫麼?)
(香港青馬大橋的夜景更美更浪漫,我不相信求婚會不成功?)
(許冠傑「鐵㙮凌雲」一曲道出了外國怎樣,也不比不上自己地方。)

許冠傑「同舟共濟」一曲勉勵香港人,盡力地做我本份,定能突破戰勝黑暗。)

(末代港督彭定康鼓勵香港人。)

4 則留言:

  1. 多年前都和朋友,家人討論過,美國,加拿大的月亮「確實」比香港的月亮大得多,在香港未見過有那麼大的月亮,令人百思不解,不信你來美加看看,我解釋美加的月亮較大,因為地球是佗圓形的,而美加的地平線較高,像雞蛋的尖端,自然跟月亮較近,以上說法當然違反科學的真相,但我和家人,朋友「確實」見到美加的月亮比香港大,我們也無法解釋。絕對不是錯覺。香港地鐵比紐約先進,乾淨,香港青馬大橋比美國金門橋宏偉,道理很簡單,美國的地鐵,大橋已經有百多年歴史,自然會老化變舊,例如六十年代的福特汽車怎能勝過現代的最新號型科技呢? 後發制人,自然勝過原創者。問題是美國的是原創者,而香港的只是抄襲改良者。百年前的鐵達尼號自然比不上今天的豪華遊輪,道理很簡單。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的說法是有理,但杜甫的故鄉在河南,京師在陜西,一則緯度相差有限,而且南北倒轉,怎也是月是京師明,怎會是故鄉明呢?這個不是理性問題,而是感性問題。再者新比舊先進,再加上情感的加分,香港人更應以香港自豪。

      刪除
  2. 你講的都是硬件,我懷念的是昔日的軟件,新的東西,深圳,上海比你更新更先進,個人討厭新,喜歡舊。

    我愛的香港,一切人事物風味已一一被拆毀,例如佐敦道碼頭,油蔴地避風塘,天星碼頭,皇后碼頭,中環平民大笪地,拆除的拆除,填海的填海,昔日的雍雅山房,龍容別墅,虎豹別墅,蘇屋邨,李鄭屋邨一一都已拆毀,英殖香港的軟件,更不在話下,一一消逝於歳月洪流,香港已非香港,有何值得我留戀?不如去上海,深圳不是更新更先進?

    你講的其實是「情執」,不是「更好」,當年離開香港時,在機場候機長廊生起一種「孤獨」,「空虛」,「凄涼」的感覺,放不開心愛的女友,捨不得喜歡的書店,看不破對家鄕的依戀。到後來又離開加拿大,屋子搬空了,住客搬走了,心裏冷了一陣,全屋三層樓,只留下我一個孤獨的身影,以往屋子雖靜但有住客可以去飲酒聊天,在孤單的生活,開著暖氣,仍留著一點人味,我告訴 John ( 前英殖法庭檢察官 ),屋子空空的,心裏很怪,很空虛,很難受。他説這是 對生活上的一種 Attachment 。我當然知道,佛家稱為「情執」。去年12月份搬屋前,又是不願意,住慣了不想搬,但家人認為新屋「更好」「更方便」,啊!的確,搬屋後發覺家人説得對。不想搬,只因我有一種「情執」。

    回覆刪除
    回覆
    1. 執著有善執與惡執之分,善執者又叫堅持,有正向目標方向,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惡執者又叫固執,非因理念,只是不肯改變。人若無情,跟機器有何分別,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甚至可能死於斯,怎能沒感情,若非走投無路,決不走上移民這一步。回歸二十年,街上職業乞丐多了,公園未曾安靜過,藥店多過便利店,小鋪老鋪完全消失,這我也可以接受,若果某一天大陸公安可以公然執法,一國兩制完全消失,那麼就無辦法留下來了。

      刪除

香港人真的要離開自己的地方嗎?

當英國決定將香港交還中國,曾經出現移民潮⋯ 六四事件出現,香港人失去信心,發生了第二次移民潮⋯ 九七以後,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發生了第三次移民潮⋯ 香港人真的要離開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嗎?如果真的要走,還有甚麼地方可走? 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