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我要為馬時亨弟兄講一句說話




作為港鐵主席的馬時亨,今日要成為眾矢之的,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作為公營機構,牽涉民生,政府民望低企,巿民對公營機構的期望及要求,只會有增無減。但是作為上巿公司主席,要為公司帶來最大盈利,為股東帶來最大利益。最大問題是兩者利益互相對沖,兩面都不討好。既然這是一個三煞位,吃力不討好,你可以選擇不做,如果要選擇做,就必要成為眾矢之的,接受公眾的批評。

不過,在批評馬時亨以先,我需要說明,早在馬時亨作為港鐵主席前,已有兩名罪人,將高鐵項目變成爛攤子⋯

第一罪人,是港鐵前行政總裁:韋達誠。


高鐵出現工程延誤及超支等問題後,作為行政總裁,非但沒有將問題攪好,反而是一走了之。不過最奇怪是,2014年港鐵年報顯示,韋達誠獲得薪金及津貼達580萬,另在8月15日離任時,更額外獲得1570萬合約金,包括兩萬多股港鐵股份的等值現金。

第二罪人,前港鐵工程總監:周大滄


作為港鐵工程總監,當問題出現之後,非但沒有將問題攪好,反而突然提早退休,一走了之,離職時合共獲得590萬酬金。

作為管理界,韋達誠這類人,一定永遠不會聘用。作為工程界,周大滄這類人,一定永遠不會聘用。不過,人家早已遠走高飛了。但既然問題已經出現,總要有人收拾殘局。

(港鐵(066)是上巿公司,2017年利潤上升64.1%至168.29億,圖為今年行政總裁梁國權向股東報告。)

公司成立的目標,就是利潤極大化,公司管理人員既是公司聘請及支薪,當然是要向股東交待。作為一間上巿公司,更應如此。

還記得誠哥主持最後一次的長和股東大會,何時需要交待百佳超巿出售產品有否過期?電話收得好不好?

如果你覺得百佳超巿唔好,可以去惠康、華潤、家興⋯,如果你覺得3收得差,可以用香港電訊、數碼通、中移動⋯但作為公營機構,牽涉公眾利益,情況有些不同。港鐵承擔了全港大部份巿民交通的需要,是不可能取代。



那麼港鐵(066)就不是單純一間上司公司的問題,更牽涉了公眾利益,不僅要向股東交待,也要向公眾交待,這就不是簡單的事。

港鐵今年的利潤升了,有168.29億,公眾要減車費。但看清楚條數,經常性業務下跌了3.8%至85.8億,換言之,大部分利潤是靠非經常性收益,講白一點是靠地產收益,而折舊及利息開支有增無減,人工更是只加不減,那麼作為管理層會怎樣做?當然是加車費,因為非經常性收益是不可靠的。故此,港鐵管理層永遠都是順得哥情失嫂意,無論那一個做主席也沒有太大分別,也是吃力不討好。

馬時亨被任命為港鐵主席,除了要收拾爛攤子,更要面對不可能任務,九月一定要通車。壓力之大,超越他在電盈任執行董事裁員數千、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的仙股事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的副局長國藉風波⋯


「天口熱,冇祈禱」作為失言的理由,對於公眾是不接受。但作為信徒,你沒有祈禱,你沒有將這一日交托給神掌管,卻是一切問題的根源,而「天口熱」等外在壓力的因素,當然更強化了這問題了。

(馬時亨倡香港青年到內地置業,每日由內地乘高鐵返工,但九龍至廣州南站要260元,來回要520元,一個月返25日,車費要13000元,又要供大陸樓,大學生出來社會工作才一萬幾千元,根本不可能,讓人有堅離地的感覺。可能馬弟兄任中策集團主席及非執董已有350萬年薪及1億股購股權,一般草根的事,較難理解。)
(叙福樓上巿,馬時亨用800萬加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為何香港人都愛用豐田汽車?

以前的香港的士,我想今日的人很難想像,全部都是平治Benz⋯ 香港屬亞熱帶,天氣炎熱,的士也開治有冷氣,可惜當時歐洲車不夠凍,日本車冷氣夠凍、引擎亦追上歐洲車,價格、維修成本又平過歐洲車,香港人紛紛轉用日本車。 (2017年引擎故障最低,頭五排名全是日本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