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香港仍然有公義,巿民犯法要伏法,警察犯法也要伏法

退休警司朱經緯在雨傘運動期間以警棍襲途人,事隔三年二十二日,昨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朱經緯在聖誕節出世,但因罪行嚴重,作為執法者,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法官決定還押監房,等候報告及於29日判刑。

(以警棍作為手的延伸,理由牽強。)
(將手抬起揮下,增加力度,算是用最有限武力嗎?)
(被打的途人有對抗或對警方攻擊嗎?攻擊頸部、背部又合乎警隊指引嗎?)
(根據《蘋果日報》及DBC數碼電台拍攝片段,事主於2014年11月26日案發當晚正與女友人Rose Ma在旺角彌敦道上海商業銀行外的人群當中同行,並無對警員做出敵意行為,亦沒有抗拒警員,與朱經緯自辯時的說法不符。)

(曾健超早早伏法,七警毆打曾健超也得到應得審判,巿民對法律仍然有信心。)
(警察犯法,不是一個人的事,也令整個警隊蒙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詠春的徒手搏擊與擂台搏擊是有分別的

這個題目講了十萬八千次(誇張的說),永遠只要有人代表詠春派,只要手法與他們的期望有分別,就會說成邪派或者偷泰拳功夫之類,我再次強調,詠春徒手搏擊與擂台搏擊是有分別的。 詠春徒手搏擊的設定:人一定會著鞋,赤手空拳。 擂台搏擊的設定:赤著腳,拳一定戴拳套。 既是有這麼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