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恐怕這個璀璨都市 光輝到此(何羚)

感性文,慎入。
朋友告訴我,早前認識了幾個新到港的大陸人,他們挺隨和善良,都是透過每天150配額過來。其中一位來自農村的對朋友說,她根本沒有甚麼親人在香港,只花點錢,再隨便說是鄰村在港有親友的人的表妹,就來了。而另外一位新到港,則令我朋友印象深刻。他是一位頗有質素的人,妻子是香港人。本來仍未決定留中或留港,但有一次,因為孩子唸的小學老師嫌他們送的禮物不夠體面(在大陸,送禮給老師是約定俗成),向他單單打打。他很憤怒,覺得這個貪腐入骨的國家,不會把他的孩子教導成為正常善良的人,於是毅然來港。來港之後,甚至很想參加當年的全民公投。可惜,這位新移民後來跟朋友說,他打算再移民了,因為覺得香港越來越像大陸。朋友慨嘆,來香港著數日日有的人,在喜孜孜的蠶食香港的資源、秩序和價值,真正心懷香港價值的人,卻留不下。
下任特首欽點過程完結後,和在政府及大學工作的朋友飯聚,不免唏噓。在政府工作的朋友嘆謂,落選的兩位都是正直的人;大學任教的朋友說,來自大陸的同僚問她,九七前的香港是不是真的很好,問時語氣透着欣羨。


我想,九七年前的香港,尚有很多有待發展改善的地方,但當時我們有穩穩的核心價值:守正、廉潔、自由、法治,是全球其一個最高效的政府,有讓人羨慕的紀律部隊。有管理優良的基建設施,有緊貼民生民意的市政局。香港人有自由創作的空間,是以軟實力無遠弗屆。今天南韓其實是參照了八九十年代香港娛樂事業的發展模式,演化成今天橫掃全球的韓流。


香港更一度是全球最慷慨的城市,因為我們的官商勾結還未去到明目張膽,肆無忌憚,貧富懸殊亦未像如今的可悲,港人尚有餘裕去關心四海兄弟,亦不用懷着玻璃心憎這個恨那個,加上港人常存幾分俠氣,那處有難都慷慨解囊。常說香港是福地,也許是過去香港人為這個城市積來不少福的原故。


孫中山先生的理想中國,是以「以西方為典範,以香港為模範」。也許是香港在早年有幸保留了未經國、共兩黨扭曲的儒家思想,但又擁有西方教育下的理性價值觀,令香港在過去數十年輕易和普世價值接軌,對現代文明亦有所追求,加上華人勤勞的品性與靈活變通的技巧,香港本來可以有很好的發展。
本來……。
近日接觸到好些親朋戚友,包括一位接受網媒訪問的婆婆,都二話不說的表示聽中央領導是理所當然,中國人嘛……也許這是最令人心寒的中國人奴性!完全不問是非不問情由,一見皇帝立即下跪,一百年都沒有進化,這才是中國人的原罪和咀咒。
由於工作的原故,不時翻動歷史文件。最近看了一些日治時期的剪報,其實當時皇軍的大話文宣,與現時的紅色或染紅媒體,真是類似到一個點。令我不禁想,當時的香港人,是否也認為要順從日本政府?當時仗倚日軍四處霸凌的漢奸?今天又是那些人?但最有趣的,是當時日軍迫港人用港幣換軍票,以鞏固經濟力量(因為港幣才是有價值的國際貨幣),這種做法,是否今天X港通、啟德搶地、鴨脷洲地王的原形?一切一切,不其然讓我想起「六國論」的結尾:茍以天下之大,而從六國破亡之故事,是又在六國下矣!
欽點過後,朋友都用達明一派金曲《今夜星光燦爛》的金句「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洗版,家中都開始討論移民的問題,這亦是共產黨其中一個目標:把對高壓統治有異議的人,逼離這個城市,即使這班人,才是真正建設這個城市的人。不過,除了貧賤不能移外,家人是沒有車仔麫吃會很慘的人,在找到一個做好車仔麫的地區前,未能動身。


其實車仔麫就是香港人對生活的追求:名碼實價、自由選、多元、美味,更與時並進,隨時加入新餸。你可以說車仔麫很不衛生,但我們仍可透過機制和自由的資訊去監管其品質。可惜北大人要我們吃地溝油、滴滴香、抗生素肉、廢水種菜、並以膠米做的盛宴,還要你感恩,說它很好吃。確實色香味俱全,但真的吃不下。


2 則留言:

  1. 英國等如是香港的電腦軟件,如果香港無了英國的軟件程式,那麽香港則只剩下徒具虛形的外壳。西方文明的精髓:耶教思想,三權分立的法律法治,自由民主,西方哲學,邏輯學,心理學。

    回覆刪除
  2. 我不知道是作者過份悲觀?還是我們過份樂觀?但香港比以前差卻是事實。

    回覆刪除

比爾蓋茲:讓自己遠離貧窮是一種責任,幫助別人擁有智慧脫離貧窮,更是大愛

(比爾蓋茲:「我這一生只想要幫助人類快速進步,至於會成為世界首富,純粹是一場意外。」) 要脫貧致富,有三個要點: 一、認識負債與資產,負債就是擁有之後令你繼續用錢,資產就是擁有之後令你繼續有現金收入。要一步一步將負債變為資產。 二、收入有主動收入、被動收入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