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西方開始質疑同志運動的原因 / 楊思言

(2013年法國反同性婚遊行,男同性戀無神論者Xavier Bongibault的衣服標語寫著:「所有人 都是由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所生的」提醒人們同性婚非僅兩人相愛,同性結合倘若進入婚姻法,將影響兒童權益!)

原文連結:獨立媒體
我寫這篇文章,是因為一名在女同志家庭長大的美國學者,著我要用中文將西方越來越多人對同志運動的質疑都寫出來。他希望第三世界能用他們的文字將同志運動的真相寫出來,以警告非西方國家,現在排山倒海湧來的同志運動,其實不止是「平權」運動,而是一種文化侵略。我也發現,西方越來越多學者及關注同志運動的人,也紛紛指出一點,就是各國的同志「平權」運動實質上是透過政權和立法,來將一套性解放觀念加在當地文化上,移風易俗,而最終犧牲的,總是處於最弱勢的人,不論是婦女、兒童、或貧窮國家。近來網上對於這現象出現了相近的名稱,例如 War on the WeakCultural ImperialismBiological ColonialismSexual Radicalism
文化侵略?
不少人意識到,同志運動基本上是由西方富有的白人推動,正在中東、非洲、南美、東南亞較貧窮及弱勢的國家移風易俗,改變他們歷世歷代對家庭、男女的觀念,以及把不認同的人冠以歧視等種種罪名。


(大批肯尼亞人民於7月6日在首都內羅畢上街遊行,表示反對同志運動,並強烈要求美國總統奧巴馬不要藉著近期的訪問宣傳同志議題。(路透社) )
2013年奧巴馬訪問非洲一些國家,在肯尼亞訪問時,他發言中表示他相信同性戀家庭應享有平等,這在全世界都如是,暗示肯尼亞應推動同性婚姻,否則就是不平等。肯尼亞副總統 William Ruto 卻大方回應︰「有些人相信其他東西,那是他們的事,我們相信上帝。… 肯尼亞是有主權的 … 我們聽到的這其他東西,不是我們的事,也有違我們的習俗和傳統。」這已經是奧巴馬非洲之行中,第二名非洲總統向他提出的同志「平權」潑冷水,之前還有塞內加爾。調查顯示,非洲國家如肯尼亞、烏干達、加納、塞內加爾、尼日利亞,民眾認為社會不應接受同性戀的比率高達90至98%。奧巴馬以宣傳同性戀為主要外交政策,引來不少評擊。有指這名首位來自非洲的美國總統上台後,非洲國家對美國的接受程度比以前更少
近日俄羅斯冬季奧運開幕,總統普京表明歡迎同志運動員,只是法例不容向俄國兒童宣揚同性戀意識,即被西方一些國家杯葛出席開幕禮,也有不同國家在開幕禮上以彩虹服裝抗議。此舉證明西方同運要針對的,不是同志受不受歡迎的問題,而是當地不認同同性戀的文化,首當其衝的正是兒童
傅柯(Foucault)認為政治權力與語言息息相關,這對近日極為關注普通話教育及政府使用簡體或大陸用字的香港人,絕不陌生。的確,同志運動也正是嘗試改變不同文化的語言,來切合他們的思想。舉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中國人講的「夫妻」、「夫婦」,跟西方人的「couple」是不同的,不是純粹「兩個人」的意思,而是一種特殊的男女關係,是「夫」和「妻」。中文的「父母」,或「爹娘」,亦不同於英文的「parents」,不是純粹兩名「家長」而已(「家長」也可以是指祖父母等,近似英文的「guardian」),而是名符其實、有血緣關係的親生「父」和「母」,血濃於水。甚至,「雙親」也不能表達同運議程中的「parents」,因為既然有「親」,自然親疏有別,正好說明不是任何人可以代替的。所以同運若硬要中國人承認婚姻只是「couple」便可,孩子只要兩個「parents」便可,甚至一直以來「couple」和「parents」只限男女是異性戀霸權,其實是強迫中國人將幾千年來的語言和概念完全翻天覆地的改變,包括否定「夫妻」和「父母」在中國社會文化中的特殊意義。
其實就算在西方,也有類似的帝國式侵略。法國一些反對同性婚姻的同志,都認為同運意識是「美國製造」的,利用政權強壓在法國文化上。法國人民從來都以他們國家所高舉的傳統文化、平等、自由為榮,一下子同運告訴他們孩子是可以用錢買賣的(見下部份「人口販賣」),難怪有超過一百萬人上街反對!此外,法文並沒有gender一字,他們知道是同運人士將法文的genre,硬改成切合同運意識的gender意思,甚為不滿
以上所說的侵略,或近似昔日西方傳教士來華的情況,以不平等條約迫使中國容許傳教士進到內地。這是非常不人道。但起碼,傳教士不會透過立法,強迫平民百姓接受一套違背他們傳統文化的意識形態,任何人不接受就是觸犯了什麼「歧視」法。同運除了立法確保自己的理念得以實行外,若有任何人只要不認同,則立刻標籤他們為歧視、恐同、不公義、宗教右派、異性戀霸權、道德塔利班……。英國哲學家 Roger Scruton指,同運就是靠這樣的標籤,確保不認同他們的人名譽掃地
人口販賣
在貧窮國家,情況更不堪設想。這裡我不得不將西方學者對同運的指控,一字不漏的說出來︰同運爭取的同性婚姻,其實與人口販賣有密切關係。這不難明白︰目前所有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也同時容許同性couples領養兒童(我決定不把這字譯成中文),但當然所謂的「平權」不會到為止,若異性夫婦可以有自己的親生孩子,為何同性couples不可?所以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難免也同時放寬對人工生殖和代孕技術的規管。甚至,若社會要假想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是完全等同的話,必須將人工生殖和代孕技術普及化。這即是什麼?即是男同志可用錢向女人買卵子和租用子宮,而女同志可用錢向男人買精子
孩子成為商人刻意為沒有爸爸或沒有媽媽的環境製造出來的產品,是成年人用錢買來滿足自己的。有人甚至指出,同志運動大概是一百年來帶我們重回買賣奴隸世界的社會運動。你或說,同志會愛那些買回來的孩子的。那我問你,是否我愛黑人就可以在非洲買一個黑人孩子回家?有趣的是,今天主要推動同性戀運動的國家,亦是昔日主要買賣黑奴的國家,就是最富有的白人地方,不謀而合!
在資本世界,有需求,自然有市場﹔有市場,自然往最低成本的地方找——貧窮人。有報導指,印度、墨西哥以及非洲加納近年代母產業日漸蓬勃,以應付西方因種種原因要製造孩子的需求。印度的每年營業額便以十億美元計。英國報導指,一所一所的「嬰兒工廠」已逐一落成,這些嬰兒工廠同一時間住下數百名代母,多是從貧窮鄉村來的。她們離鄉別井,一起逼在狹窄的房間,在懷孕期間沒有任何家人陪伴,也不能回家(因為公司要通知顧客胎兒近況)。她們為另一個家庭懷胎十月,親自乳養別人的孩子後,就與孩子永遠別離,被孩子的父親「用完即棄」,這對任何懷孕婦女都是極殘忍的事,但為了將同性婚姻合理化,這卻是必然的,因為同性婚姻背後的意識就是要宣稱孩子永遠不需要誕下他的母親(這與傳統婚姻中母親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大相逕庭)。
以上還未提及,如果代母在懷孕期間出現什麼併發症,她是要面對極高的健康風險及同時失去報酬,甚至曾有代母這樣死去。如果男同志在代母懷孕過程中改變主意,代母要立即進行墮胎手術(不要忘記,這是在貧窮、醫療落後的國家進行墮胎),風險極高,也沒有醫生跟進她們以後的情況。
有研究指,50-60%的印度代母是小學程度或以下的,不會明白代孕為她們以後的健康帶來的影響。整個代孕過程都是以顧客為依歸,代母的健康狀況,除非影響到製成品(即胎兒),否則不會是代孕公司顧慮的一回事。
總括而言,男同志(主要是西方白種男人)付錢給貧窮國家裡有色種族的婦女去買孩子回家來滿足自己這在歷史中聽來不很熟悉?在交易過程中,那些付錢購買孩子的同志伴侶,他們的權利是凌駕孩子真實父母的權利,這完全是昔日奴隸制度的寫照!搶去孩子的爸爸或媽媽是一回事,搶去後還要硬說孩子不需要爸爸和媽媽又是另一回事,更甚的,是同志運動要立法迫使整個社會都要認同孩子不需要爸爸和媽媽!
不錯,不育的異性夫婦也可以利用代孕技術,但不同的是,異性夫婦所付錢的不是一個第三者的孩子,孩子生下來依然享有親生父母。還有,在傳統婚姻的社會,政府只要禁止人工生殖就可以了,唯獨在同性婚姻下,社會為了使異性及同性家庭完全「平等」,必然要將代孕技術普及和合理化
劫貧濟富
學者問,將來的歷史學家會怎樣看這幾十年的同志運動呢?他們大概會看到,這運動是在經濟低迷、貧富懸殊的時候,一群最富裕、最有勢力的白種人,透過司法制度將他們的運動強加在所有人身上,而最後他們只成為更加富有的人
例如,2013年美國最高法院判《婚姻保護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違憲,裁定美國聯邦層面須承認同性婚姻。傳媒報導的時候,避開著墨這案件其實是一名富婆Edie Windsor,因從女伴繼承了三百萬美元遺產,而要繳交數十萬美元遺產稅,她打這官司其實是想避開支付這筆遺產稅。當然,一般夫妻是可以免遺產稅,這不是歧視,而是幾千年來社會承認夫妻關係,因為他們為社會養育下一代。因著一名富婆的要求,法院就裁定美國聯邦從此要承認同性婚姻﹔因著一名富婆的要求,就把幾千年的家庭制度完全毀於一旦,而她也比以前更富有
(這裡不能不提︰美國最高法院同一時期判決的,還有加州八號提案。加州選民在2000年及2008年分別公投決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卻被一名法官裁定為無效。調查顯示2008年加州七成的黑人選民以及超過五成的少數族裔選民參與公投支持婚姻是一男一女,卻最後被一名白人法律精英裁定為無效。我們又回到黑人不能投票的年代嗎?)
很多人沒有留意到,同性婚姻的爭論其實是關乎經濟利益的。同運往往提出同性couples不能享受政府給異性夫婦的各種稅務優惠,如免稅額、保險、遺產稅等,以此指出是如何不平等云云。但問題是,這些優惠本來就是為了幫助異性夫婦的,減輕他們因為親自誕下孩子、養育孩子的經濟負擔。沒有他們,社會也不能延續下去。但同性couples,不但不可能生孩子,而且有指他們之所以普遍這麼富有,正是因為他們不需要養育孩子。在有限的政府資源下(例如奧巴馬總統推行同性婚姻,其任內美國貧富不均更嚴重),同運竟要刻意製造無父或無母「家庭」,來分薄因不幸才單親或貧窮家庭的資源
聯合國的層面也一樣,得到富裕、主要為白人的國家如荷蘭、法國、德國、挪威等支持,花了二千萬美元在50個國家推動同志「平權」,實質上卻是在非常重視家庭觀念的貧窮國家移風易俗,改變他們的法例,迫他們一定要接受同性戀。在這些貧窮國家,要解決的問題已多不勝數,同性戀根本不會是什麼首要焦點,現在卻要面對西方湧來的同志運動,要他們改變婚姻定義,把他們歷久的傳統家庭觀念定義為歧視。
根據報導,全球約6%的慈善落在同性戀「平權」上,這是在全球還在面對飢餓、貧窮、難民潮、各樣天災的時候,而同志運動爭取的只是非必要的東西,如政府要認可他們根本不可能生育的性關係並給予各種優惠,開放人工生殖技術以方便他們購買孩子回家,以及不讓孩子有爸爸和媽媽等這些的所謂同志「權利」。
更可怕的是,當貧窮國家不願意向同志運動獻媚的時候,英國和美國就威脅減去給他們國家的援助!
其實不止是同志運動,整個性解放運動亦是針對發展中國家。聯合國近年一次有關女性地位的委員會上,討論聯合國要在各個國家推行性解放教育,教導青少年避孕及墮胎都不需要通知父母、感染了愛滋病毒也不一定要告訴性伴侶等令人嘩然的內容。會議上一名來自第三世界的女士問到︰「如果我們的孩子都染上了性病,IPPF〔撰寫這教材的機構〕會來照顧他們嗎?明顯不會,只有我們這些父母會照顧他們。」是否有人只顧在發展中國家落實性解放觀念,卻不理人家若接受了會承受怎樣的後果?
道德,本來是社會的規範(social norms)。有學者指,是貧窮人才最需要這些社會規範,他們需要清晰的是非界線,以及清晰的社會角色定型,因為他們難以有閒餘時間、或資源,去思考這些規範背後的意義。社會告訴他們可以做什麼,他們就不會過問是否真的沒有問題。相反,較富有、受較高等教育的人通常會討論這些規範背後的意義,也會有一套道德判斷的語言,不論是「不論斷人」或「要寬容」也好,都是一種判斷。他們會嚴厲教導自己的孩子思考人生方向,要做負責任的人。的確,富有人家很少是單親家庭,相反,單親母親通常都是貧窮的。在美國,沒有高中畢業的白人女性中,未婚懷孕比率高達60%
這意味著,一方面,富有的人因著社會地位,能有權威去宣揚他們以為是對的價值,所以他們通常操控了社會中的道德討論。另一方面,他們自己有節制,也有資源去彌補不節制生活所帶來的後果,所以,當他們選擇拆解傳統道德的時候,他們自己受的衝擊可能很低﹔但對貧窮和弱勢者來說卻是很大的打擊,因他們就是需要倚賴固定的傳統道德觀念,來作適當的人生選擇。當我們說不應論斷同性戀時,有錢人家如身家過億英鎊的同性戀者Elton John, 或可以讓他的孩子活在奢華生活中,填補沒有媽媽的虛空。但一個活在貧窮線下的家庭,孩子有媽媽或沒有媽媽,有爸爸或沒有爸爸,就是天淵之別。同志運動拆解兩性角色和傳統家庭在社會中的規範,其實是對弱勢一個很嚴重的打擊。
回到那問題︰將來的歷史學家會怎樣看這幾十年的同志運動?他們大概會感到匪夷所思,為何這明顯是打壓貧窮、把孩子當成是商品般買賣的運動,竟可以在二十至廿一世紀這樣興起來。
但歷史是會說話的。那些由人工生殖製造出來的孩子已經開始說話了,那些被刻意剝奪父親或母親的孩子,也會隨著表達他們的遺憾。同志媽媽會發現否定父親的重要性是騙不到孩子的,同志爸爸也會發現他們不可能代替親生媽媽的角色。歷史最終會說話。

2 則留言:

  1. 我曾住加拿大多倫多十二年,居美國近十八年,西方文明分左右兩派,版主講的是左派西方人,例如加拿大通常是左翼的,美國民主黨奥巴馬,希拉利即左翼,支持同性恋,墮胎,吸毒,亂倫合法,吸收数千萬非法偷渡的非法移民,假難民等。而西方右派即共和黨的理念,接近基督教的理念,即保守,一夫一妻,傳統基督教的家庭觀念,反吸毒,反墮胎,反亂倫,反同性婚姻合法化。個人所知,原始佛教即南傳,泰国,免殿的小乘佛教高僧指出,在佛典找不到佛陀反對同性恋的根據。北傳的大乘佛教認為非時,非地,非人,非處(例如用口)即是邪淫。陶傑的文章,廣播常分析西方左膠的瘋狂!請參閲 gmdwithus 光明頂 陶傑非官方網站

    回覆刪除

十九大後,領導人權力去到頂峰,中國會變成怎樣?

(年輕領導人與韓星有幾分相似,但可以肯定,領導人是原裝正版,但韓星就不肯定是否整容了。) (年輕領導人當年仍然是對馬列主義有理想,努力工作,為國為民。) (北韓只對前朝領導人尊敬,領導人為何要對金正恩忍氣吞聲?解放軍要閃電拿下平壤輕而易舉,始終穿越鴨錄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