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香港已死The death of Hong Kong」(克拉爾Louis Kraar),香港仍未死,但仍要港人自強不屈,方走出困境





1995年6月美國「財富」雜誌以「香港已死」為封面故事,當時還有兩年香港才回歸中國。記者克拉爾(Louis Kraar)預言香港未來一片黑暗:「北京控制香港政府、英語被普通話代替、解放軍跟黑社會勾結、外商撤走、人民幣取代美元與港幣掛鉤……」。

當然克拉爾不是先知,他所說的,確是令人擔心,但暫時未有出現,北京的影響力確是越來越大,但未至於控制香港政府,普通話確是隨時聽到,但未至於代替英語,解放軍未得港府許可也不得離開軍營,不可能與社團人士合作,聯系滙率確是面對挑戰,但沒有脫鉤,香港仍是世界上營商環境最自由的城市。

(黄秋生微博發出感慨:愛,沒有心,如何愛(左上);義,不講道義,因為不關我事(右上);親,不能相見,怎能相親(左下);鄉,回望故鄉,已不見郞(右下)。)
但我最擔心的,不是環境因素,而是人的因素。

香港的成功,除了是環境因素,更重要是「獅子山下」的不屈不撓的精神。香港多次面對困難的時候,但每一次都是靠著這種精神勝過。

可是回歸以後,過份依靠大陸的關照,香港交易所行政總裁出身中國大陸、香港半山豪宅的屋主多是內地富豪、內地遊客在港消費成為香港本地生產總值重要的構成部分…等等。只是當大陸經濟放緩,就不知怎算了?

(香港土地及人口比新加坡多,九七年時GDP大家咁高咁大,但回歸以後,明顯大幅落後,即使大陸資金,亦未見氣息,如果大陸經濟放緩,情況更不知如何發展。)

20多年前,新加坡GDP僅為香港的一半,但如今已超越香港,而人均GDP則較香港高出40%,新加坡全年人均GDP約為5.2萬美元,而香港為3.7萬美元。雖然若以財富計算,香港人均為2.4萬美元,超過新加坡的2.1萬美元,但這個只反映香港貧富懸殊嚴重,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發表年度報告,指香港是全亞洲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城市,也是全球貧富懸殊先進地區之首,其堅尼系數高於0.4警戒線。做到這個全球第一,作為香港人,真是慚愧萬分!

香港人不滿,不是因為經濟轉差,而是政治傾斜,貧富懸殊嚴重,社會嚴重不公平有關。

新加坡人口約是530萬,其中有150萬人是廉價的外籍勞工或外籍專業人士,廉價外籍勞工當然佔大多數。香港的外勞,是用本地工人的標準工資聘請,但別忘記許多本地工人也達不到這個工資。

就以我自己親身在建造業工作為例,我在建造業議會接受訓練時,隔離有另一班,全是非洲人,他們說取得資格後,人工每日1000元(以每月約25天工作,即每月25000元),我告訴他們,我們在地盤實習只得400元,他們不敢相信,即使現在我已於地盤超過一年,轉過公司,每日朝八晚七,11小時,午飯都要OT,趕急食完,要即時返回崗位,完全沒有下午茶或休息時間,基本薪金加每日OT兩小時,也追不上非洲人的人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國術不敵泰拳,從歷史來看,是一個絕對的事實

過往國術與泰拳對決,都是輸多。 1921年中泰高手比武,國術全敗。 1922年泰拳大戰福建鶴拳,泰拳拳手用了類似古泰拳招數「戰象交齒」,肘膝齊用,中招的鶴拳高手昏厥,最後死亡。 (古泰拳招數「戰象交齒」,雙肘雙膝齊用,中招者大都不可能生存。) 1958年香港兩...